连带责任保证人破产后的诉讼处理
2014-08-15 10:56:30    浏览:869


【案情】


   2013年7月26日,方某因业务需要,向马某借款100万元,借期三个月,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某生物工程公司以及某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连带责任担 保人在借款合同上签字。借款到期后,方某逾期未归还,马某遂以方某、方某妻子王某、某生物工程公司以及某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四被告 共同归还借款,立案受理日期为2014年1月9日。而某生物工程公司已于2014年1月6日被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重整,某集团有限公司于2014年1 月21日被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清算申请。

  【审理】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 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未依法提出管辖权异议,但受诉人民法院发现其没有级别管辖权 的,应当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因此,本案裁定移送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分歧】

  本案的焦点是对于该案的诉讼程序该如何进行的问题。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应裁定移送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 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本案中,某生物工程公司已经在案件受理前被中院裁定重整,因此,涉及该被告的民事诉讼,只能向裁定重整的中院提起,其他法院没 有管辖权,我院不应该对原告所提诉讼进行受理,在错误受理之后应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七条“当事人未依 法提出管辖权异议,但受诉人民法院发现其没有级别管辖权的,应当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的规定,裁定将本案移送受理破产申请的中院审理。

   第二种观点认为本案应中止审理。事实上,当事人很多时候无法知道公司被告是否已在其他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法院在立案审查时也不能将是否受理破产申请作为 一项审查要件。因此,在当事人以及受理法院并不知情而已经立案受理的情况下,直接裁定移送其他法院管辖显然不合理,是对原告诉权的不当侵害。但鉴于被告单 位已经实然进入破产程序,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管 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本案应该裁定中止,待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再继续进行。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应继续审理。直接裁定移送其他法院管辖或裁定驳回原告起诉有所不当,是对原告诉权的不当侵害。但本案亦不宜裁定中止审理,本案中,个 人系实际借款人,也即主债务人,而单位是连带责任保证人,系次债务人,尽管法院已经受理了单位的破产申请,但单位系次债务人,次债务人的破产不应该影响本 案的实体处理,毕竟实际的借款关系发生在个人也即主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如果一旦保证人破产就裁定中止诉讼,这样不利于原告权益的维护,同时也不利于实际 债权债务关系的确定和解决。且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四项的规定“ 以债务人为被告的其他债务纠纷案件,根 据下列不同情况分别处理:(四)债务人系从债务人的债务纠纷案件继续审理”。

  【评析】

   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虽依据法律位阶高低,本案应按《企业破产法》有关规定处理,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并未失效, 其制定是为了正确适用《企业破产法》。在连带保证人作为次债务人破产的情况下,究竟该中止还是继续审理,是存在疑惑和争议的。但笔者认为,对连带责任保证 人破产的案件继续审理将更有利保护债权人的权益,也更有利矛盾的解决。当然,这需要相关法律或司法解释对《企业破产法》第二十条的适用作出更加明确的规 定。

   当然,本案在继续审理的情况下,出于更好保护债权人债权的目的,还可以告知原告向受理破产的法院申报临时破产债权,待诉讼终结确认债权和保证债权后,如 主债务人无法清偿债务再正式确定为破产债权,参加分配。如在诉讼终结前已经开始破产分配的,对于债权人可能在破产财产分配中受偿的数额,破产法院应先预留 出来。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