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贷协会闵路浩:个别省三成小贷公司不能正常营业
2015-05-20 14:48:02    浏览:869
财新网  张宇哲

    在5月18日的“2015微型金融国际论坛”上。中国小贷公司协会会长闵路浩表示,一些小贷公司开展的类银行模式不是其发展方向,小而散的微贷模式,可能是中国小贷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财新记者了解,大部分小贷公司开展的是类银行业务,即对大企业放贷。操作简单,但风险也高。一般,各省金融办对小额贷款公司规定单笔贷款不能超过资本金的5%—10%。但有的小贷公司资    本金规模大,比如注册资本金10亿元的小贷公司,对企业贷款单笔放贷最高能达1000万元。
    高风险小贷公司往往都是这些开展类银行业务的小贷公司。目前一些省份已对高风险小贷公司采取了暂停经营或强制退出的措施。比如,江苏和辽宁已经暂停经营或强制退出的小贷公司分别有54家和40多家。
    据闵路浩透露,小贷公司的微贷模式坏账率约1%--2%,而类银行模式坏账率在15%以上,有的省份达20%以上。“小贷公司属于三高行业,税负高、成本高、风险高、可持续发展动力不足。”
    有的省的小贷公司已经三分之一不能正常营业,个别小贷公司已经出现风险。“小贷公司已经发展十几年了吗,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闵路浩强调。
    近年,小贷公司发展迅猛。根据人民银行数据,2008年末全国小贷公司仅497家,到2015年一季度末,全国小贷公司达到8922家,实收资本共约8400亿元,平均每家0.94亿元;贷款余额9454亿元,平均每家1.06亿元,平均杠杆率(贷款/资本)113%。
    他指出,在只贷不存制度框架下,小贷公司主要以股东投入资本放贷,除增资扩股外,仅有银行融资渠道;而银行对小贷公司融资限制条件较多,往往采取严格的名单制管理,对小贷公司长期发展支持有限,而发起股东抽逃出资或者退出情况也时有发生。
   从小贷公司自身发展来看,业务定位不准、经营合规性问题突出、风险管控水平较低。存在非法吸收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暴力收贷、非法洗钱、抽逃注册资本等违规行为小贷公司没有通过错位竞争对传统金融机构形成有效补充,不能填补基层金融服务供应不足,难以有效发挥普惠金融作用”。闵路浩称。
    中国对小贷公司实施中央和地方双层监管的金融框架。按照国务院107号文的有关要求,银监会会同人民银行等制定统一的小贷公司监督管理制度和经营管理规则,建立行业协会自律机制上,省级人民政府负责具体监督管理。
    中国小贷公司协会成立于2015年1月,主管部门为银监会并接受银监会和央行监督指导。协会按照授权对小贷公司履行自律维权服务协调职能,各地监管机构与中国小贷协会共享小贷公司经营管理数据发展状况和监管动态,及时通报下小贷公司重大突发事件。
    各地区小贷公司发展差异较大,水平参差不齐,机构间经营能力差异较大。从数量上看,江苏辽宁两省小贷公司最多,均超过600家,河北、内蒙古、安徽、吉林、广东、云南均超过400家,青海海南西藏均少于100家。
    从实收资本来看,重庆、福建、浙江三省市每家小贷公司平均实收资本超过2亿元,而宁夏、云南、甘肃、贵州、吉林五省区少于0.5亿元,其中吉林省440家小贷公司,平均实收资本仅0.26亿元。
    从贷款规模来看,重庆、浙江、福建三省市,每家小贷公司平均贷款规模超过2.5亿元,而云南、宁夏、黑龙江、西藏、甘肃、贵州、吉林7省区少于0.5亿元;从贷款杠杆率来看,广西、重庆、浙江、上海、江苏每家小贷公司平均超过120%,而山西贵州宁夏黑龙江辽宁甘肃吉林西藏均低于100%。
    每个省的平均利率也不同。比如江苏省平均利率在15%,而有的省平均利率不低于30%。
    小贷公司从业人员不到12万人,每家小贷公司从业人员平均不到13人,人数较少。只有重庆广东四川平均超过20人,部分地区尚不足10人,专业风险管理人员配备不够,风险识别、预警、防范化、化解和处置等技术水平较低。除了小贷公司的高管来自于银行,其他从业人员都是新人,亟待加强培训。
    闵路浩表示,总体上看,小贷公司在拓宽金融服务渠道、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促进就业,抑制地下金融和非法集资等方面,均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行业发展面临的问题依然很多。
    从外部环境来看,行业监管法规滞后。2008年银监会和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对小贷公司的设立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等方面均作出了限制性规定,需要尽快出台全国性的小贷公司监管法规或者管理办法,以适应当前小贷公司监管要求和行业发展需要。小贷公司需要按照一般商业企业纳税,无法享受有关支农支小的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
    闵路浩表示,下一步中国小贷协会将理顺行业监管和协调架构,建立全国与地方联动机制推广微贷模式培育微贷技术,促进行业创新,加强风险管控;搭建服务平台,维护行业权益,反映小贷公司合理诉求行业存在问题以及对政策意见和建议;组织签订行业自律公约建立监督检查披露的惩戒机制,组织制定行业标准和业务规范执行企业会计准则,推动小贷公司按《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提供信贷信息和第三方信用评级工作,建立分类管理体系及资产转让和行业自救机制等。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